如果没有移民归化球员,你能想象四强变成什么样?

格列兹曼 Antoine Griezmann



斯特林 Raheem Sterling



费莱尼 Marouane Fellaini


这是世界杯?是欧洲杯?还是非洲杯?


在第二场1/4决赛结束后,俄罗斯世界杯就正式变成了“欧洲杯”。因为在巴西队被淘汰后,世界杯余下的参赛队已经全部来自欧洲了,半决赛成了“欧洲球队内战”。随后有球迷发现,“欧洲杯”里还有很多非裔球员嘛,所以说“世界杯好像变成了非洲杯”。但是实际上,非裔球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杯四强里面有很多移民球员,后者已经成为世界杯舞台上的一大主角。



32强中无“外援”助阵者仅5队


世界杯只允许参赛队报名23人,32强总计736人。这736人中有145人是“外援”,占比达到了19.7%。也就是说,有差不多1/5的球员是改国籍参加世界杯。没有“外援”助阵的球队只有5支,分别是:巴西、乌拉圭、巴拿马、尼日利亚和韩国。其余27支球队,队中至少拥有一名移民球员。像俄罗斯队和日本队的右后卫都是“归化”球员。


在145名“外援”中,有82人是代表非出生国参赛,这82人基本可以直接定义为“归化”。其余的63人都是移民二代。不过,这个数据并不足以概括全部的移民后裔,很多人都是曾祖辈、高祖辈甚至更早的时候就来到了欧洲,这些球员早已自认为是欧洲人,比如英格兰队的林加德,他的祖籍在哪儿已不可考,他自己也只是知道在非洲大陆而已。


所以,只是计算移民二代根本无法概括移民大军。德国、法国、比利时、瑞士等队都有为数众多的移民球员。法国队移民球员占比78.3%,瑞士队占比65.2%,比利时队和英格兰队的移民占比同为47.8%,德国队移民球员占比39%。法、比、英三队都打进了4强,这足以证明移民球员军团的强大


毫无疑问,法国队是最具代表性的移民军团。过去20年,法国足球就是借助非裔球员而腾飞,德塞利(加纳裔)、齐达内(阿尔及利亚裔)、马克莱莱(刚果民主共和国裔)、维埃拉(塞内加尔裔)……这些耳熟能详的法国前国脚们都是非洲后裔。较之从前,如今的这支法国队中,移民色彩之浓厚有过之而无不及,基本全是黑皮肤选手,但法国队真正被列入移民球员的只有两人——中卫乌姆蒂蒂(喀麦隆)和替补门将芒当达(刚果民主共和国)。




移民军团助阵,确实非常厉害


比利时中锋卢卡库是不折不扣的移民二代,他父亲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很明显,卢卡库算是移民二代,但从小在比利时长大的他自认为就是个比利时人。卢卡库说:“我的肤色和周围的很多人不同,但我从没觉得我这个比利时人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像卢卡库这样的自我认同思维,很多移民二代都是如此齐达内在年少时曾明确拒绝阿尔及利亚国家队的征召,哪怕当时他还没有得到法国队的认可;伊布拉希莫维奇从不认为他有理由代表波黑或者克罗地亚出战国际比赛,因为他认可瑞典为祖国;厄齐尔在18岁时就给土耳其足协寄了一封《自白书》,表态自己只愿意穿上德国队的球衣。所以,姆巴佩不会想着为喀麦隆披挂上阵、斯特林大概也不会加入牙买加国家队。


不过,不得不说,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确为欧洲足球带来了更多元素。在文化的碰撞下,欧洲足球得以进一步提升。现代足球告别了傲慢与偏见,推崇人才和技战术的兼容并包。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足球成为了人口流动和多元文化融合的先行领域。非裔球员有着出众的身体素质,这是他们成为顶级运动员的天赋。同时,欧洲先进的教育和培养理念,也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激发出自身潜力

CEI斯坦恩×

姓名

电话

关注国家

·请填写您的真实联系方式,以便我们为您准确评估。